<i id='v41uy'><div id='v41uy'><ins id='v41uy'></ins></div></i>
    <fieldset id='v41uy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v41uy'></span>
    <i id='v41uy'></i>
      <ins id='v41uy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v41uy'><strong id='v41u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acronym id='v41uy'><em id='v41uy'></em><td id='v41uy'><div id='v41u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41uy'><big id='v41uy'><big id='v41uy'></big><legend id='v41u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v41uy'><strong id='v41uy'></strong><small id='v41uy'></small><button id='v41uy'></button><li id='v41uy'><noscript id='v41uy'><big id='v41uy'></big><dt id='v41u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41uy'><table id='v41uy'><blockquote id='v41uy'><tbody id='v41u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41uy'></u><kbd id='v41uy'><kbd id='v41uy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dl id='v41uy'></dl>

          殘疾美人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三级片成人色情网姐脱_三级片视频_三级片网络男女交配视频

          六歲時的一場意外,毀瞭她原本漂亮的右臉,從此她成為名副其實的殘疾美人。

          擔心她嫁不出去的爹爹,隱瞞她毀容的事實,迫不及待地將她許配給他。

          當喜帕被揭開的剎那,半毀的容貌果不其然地遭受瞭眾人的唾棄。

          誓言不再見到她醜陋面貌的夫婿,絕然地拂袖而去,並報復地迎娶瞭新婦進門。

          他從未踏進新房卻夜夜偎香依玉,她不曾抱怨,他三番兩次的惡意中傷,她也隻能忍受,因為她隻想回到她自己平靜的生活……

          殘疾美人

          星葶端坐在喜床上,頭蓋喜帕的凌傢大小姐凌溪一臉的無奈。“唉——”不知不覺中,凌溪輕輕地嘆瞭一口氣。

          “小姐,你怎麼嘆氣瞭?這樣會不吉利的!”當新娘子是該歡天喜地的,可是,藍兒卻發現她的主子離成親日越近,臉上的愁容卻不減反增。

          倏地,新房的門被推瞭開來。“姑爺!”藍兒看見門口立瞭十幾位男子,她不解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出現在新房。

          “少言,快點兒掀開喜帕,讓我們看看新娘子是否真如你所說的美若天仙。”

          “對啊!我們對於能讓你點頭允婚的嫂子可好奇極瞭!”

          “今日我們沒見到嫂子的臉絕對不離開,你也別想好好地過你的洞房花燭夜。”

          眾人七嘴八舌地吵著,最終目的還是見凌溪一面。

          “好!你們別再吵瞭。我這就掀開喜帕,讓你們見見她。”對石少言來說,將他的女人介紹給朋友是件不傷大雅的事,尤其是一個美人妻子可讓他有足瞭面子及裡子。

          可是當喜帕落下,新娘子怯怯地抬起頭來那一刻,眾人都不禁微微一愣。

          不一會兒,終於有人大喊道:“鬼啊!”

          面對眼前因她而起的騷動,凌溪絲毫不為所動,註意到石少言看自己的眼神一瞬變得冰冷,凌溪不禁神色黯然,她一直不同意這門婚事,可是爹爹卻執意隱瞞她六歲就已毀容的事實,將她嫁瞭過來,可能是怕她錯過瞭這個機會,以後都嫁不出去吧……

          自從見瞭凌溪的容貌,石少言再也沒有踏入自己的房門一步,平靜的日子一晃就三個月,這日正在房內午寐的凌溪聽見外頭的嘈雜聲,感到相當奇怪,立即起身穿上外衣到窗邊窺探。

          “二夫人,你何必來見大夫人呢?”

          “我進府快三個月瞭,理當來拜見大姐。”

          聽到她們的對話,凌溪知道來者是石少言新納的妾。她與石少言成親的第二天,石傢就大張旗鼓地迎娶瞭新婦,多少有點讓凌傢難堪的意思。

          “二夫人,我聽說大夫人的面容很恐怖,你現在有孕在身,要是被她嚇到瞭該怎麼辦?”丫鬟不肯放棄地勸說。

          “是啊!二夫人,你現在有瞭身孕,就該離大夫人遠一點兒,我們怕她會對你不利。”

          對於這群丫鬟的詆毀,凌溪感到相當可笑,實在聽不下去瞭,索性拿瞭條紫色絲絹由眼睛以下圍住自己的下半臉,開瞭門:“有什麼事?”

          見凌溪突然開瞭門,門外的人嚇瞭一跳,王心菲略微施禮,上前道:“姐姐,我進門快三個月瞭,直到現在才有機會來拜見你,希望姐姐不要怪我。”事實上,不是她不知先來後到的禮數,而是石少言不允許她和她有所接觸。

          “我不會怪你。”她有什麼資格怪她呢?她隻是個不得寵、有名無實的妻子,比起地位,她比她更受人重視,要不是她硬是霸住大夫人的位置不放,自己早就被踢出門瞭。

          “謝謝。”王心菲沒料到她竟然這麼好相處,根本沒有為難她的意思。

          在尷尬的氣氛中,兩人靜默瞭片刻。忽然之間,一陣狂風吹過,讓人睜不開眼睛,也吹落瞭凌溪臉上的絲絹。

          待狂風停歇,王心菲睜開雙眼,卻被眼前的人兒給嚇得放聲尖叫。

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

          她幾乎站立不穩地跌倒,幸好是凌溪眼明手快地伸手拉住她,否則她這一摔,可能會傷瞭肚子裡的孩子。

          “啊——啊——”王心菲揮開凌溪的手,嚇得不敢讓她靠近,貼身丫鬟立即拋下手上的東西快速扶住她。

          “二夫人,你沒事吧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王心菲指著凌溪,卻因腹部傳來的痛楚而說不出話來,我的肚子好疼!”

          “二夫人可能是動瞭胎氣,快送她回房,順便去請大夫。”凌溪幫她打點一切,不求她的感激,隻求她肚裡的小生命能平平安安。

          貼身丫鬟膽怯地望瞭凌溪一眼,然後攙著王心菲逃命似的離開,凌溪僅能哀戚地輕笑回房。

          喪氣地跌坐回椅子上,她虛軟地伏在石桌上,溢出眼眶的淚水一滴滴地被石桌迅速吸收殆盡。

          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,凌溪以為是藍兒,故頭也不抬地問:“藍兒,去看看二夫人怎麼樣瞭。”

          “我不是藍兒!”低沉的男聲含著怒氣在房裡響起,“你為什麼故意嚇菲兒?”開口就是質問,他早已認定她是故意的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原來我那麼愛你

             那時候她正不堪,父親去世,事業受挫,婚姻破裂,人生的不幸趕著趟兒地朝她砸過來,她疲於應付,心力交瘁,整個世界在她眼裡盡失顏色。每天晚上,一個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隻要相愛,共苦也是一種幸福

          一在我們大學同班同學裡,我與安冰,是唯一一對修成正果的情侶。在大學校園的畢業季,情侶們紛紛勞燕分飛的時候,我和他的愛情卻歷久彌堅,那個時候無比相愛的我們心裡隻有一個信念,那就是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西安愛情故事

          1夏季要開始的時候,我終於決定要搬出去住瞭。我開始趴在網上搜房,在各大租房網發佈求租信息,信息很簡單:女,87年生,C大學生,求租,有房或願合租者可以加我Q談,男女不限,隻限單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男神認栽吧

          一路不知沖撞瞭多少行人,腦子裡不斷蹦進形形色色的畫面。那個帶著假齊劉海的女生剛剛對著反光的大理石柱子在臭美,一個捏著自己肚子上的肉的胖子站在食堂門口垂涎不止,穿著職業裝的學長剛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逝去的愛(一)

          潔和強從初中認識到大學畢業在到參加工作,經12年相愛,可在參加工作第2年的時間,潔開始對強漸漸疏遠,打電話說在開會,很晚才回傢,男人的直覺讓強知道這不是個好兆頭,在一次提早下班

          2020-06-14